陈律师:0571-89970623
Previous Next

亲爱的,我不想嫁给你了!

时间:2020-01-22

凌晨,林子宜突然从梦中惊醒,从床上弹坐了起来。打开床头灯,回想起刚才梦中的一幕,林子宜的冷汗,仍旧止不住地往外冒。“小溪!”忽然想起了什么,林子宜掀开被子便下了床,连鞋子也来不及穿,大步便就朝房间外走去,丝毫都没有注意到,原本应该睡在她身边的丈夫,此时根本就没有躺在床上。来到儿童房,微略昏黄的灯光下,看到小床上睡的安稳恬静的孩子,林子宜才深深地松了口气。走近,抬手拨了拨孩子额前浓密的墨发,俯身,低下头来,在孩子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给孩子捏好了被角,又认真的看了孩子片刻后,林子宜才转身,出了儿童房。走在静谧的楼道里,一道熟悉却极其轻微的声音,突然从书房里传了出来,震动了林子宜的耳膜。这不是沐云帆的声音吗?他不是应该在房间里睡觉吗,怎么会在书房?林子宜眉心倏尔一蹙,疑惑地朝书房走去。“云帆,我们俩个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不用这样偷偷摸摸的?”越走近,书房里传出来的声音便越清晰,站在书房的门口,林子宜真切地听到后妈唐梦琪娇柔而又委屈的声音。“梦琪,我知道,让你天天跟那个死老头子同床共枕很不好受,你再等等,最多三个月,好吗?”门缝里,沐云帆温柔而又宠溺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清楚地传进让林子宜的耳朵里,让林子宜如突然被一道闪电劈中般,目瞪口呆地愣在了门口,完全忘记了反应。“三个月!”唐梦琪的声音,愈发的委屈,甚至是带了一丝抽泣,“三个月后我肚子里的孩子都五个多月大了,到时候,不管我怎么瞒,也不可能瞒得住这林家俩父女呀!”“那你找一个理由,去国外呆一段时间,那死老头那么疼你,不会不同意的。”“你让我去国外,是不是想把我打发走,然后好跟林子宜双宿双飞呀?我告诉你,我肚子里可是你的亲儿子,你不能抛下我们母子俩。”听着里面不断传出来的声音,门外的林子宜浑身都开始颤抖,不长的指甲陷入掌心里,有鲜艳的液体冒了出来。“怎律师精英么会!我不是跟你说过嘛,我不会碰林子宜的。”“一年来,你们天天睡在一张床上,谁相信你没有碰过她。”“你看,你都有了,她还没有,这不是很好的证明了我没有碰过她吗?”“她没有怀孕,那是因为我在她每晚喝的牛奶里放了避孕药。”“什么?!你不止在她的牛奶里放了安眠药,还放了避孕药?!”“对呀,不行吗?”门外的林子宜只觉得浑身气血翻涌,一股热血从胸腔涌入了喉咙,血腥的味道,瞬间在整个口腔里蔓延。沐云帆,唐梦琪。一个是山盟海誓爱着她的丈夫,另一个是跟她父亲生活了两年的继母,他们居然搞在了一起,背着她和她的父亲做出这么多恶心龌龊的事情来。早已学会泰然自处的林子宜此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抬手,“砰”的一声将门推开。书房里正抱在一起的男女看到突然出现在门口林子宜,皆是一惊,脸色瞬间变得有几分苍白。“子宜,你......”沐云帆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林子宜便如一阵风般冲到了他的面前,扬手便一巴掌狠狠地朝沐云帆的脸上甩了下去。随着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唐梦琪回过神来,用力一把将林子宜推开。“林子宜,你疯了!”林子宜踉跄着后退了几步,直到身体撞到身后的沙发,才停了下来。蓦地抬头看着眼前的这对狗男女,林子宜的目光,如冰凌般的冷厉骇人,这个时候,她就像一头失去理智的母狮,只想将眼前的猎物狠狠撕碎。猛地冲向唐梦琪,一把揪住她的长发,林子宜扬手便往她的脸上甩去。“啊,云帆,救我!”“子宜,子宜,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沐云帆握住林子宜又要朝唐梦琪脸上落下的手,想要从她的手下解救唐梦琪,可是,沐云帆越是想要阻止她,她的力气越大。就在沐云帆将林子宜的手紧紧握住不放的时候,林子宜却突然抬起了腿,对准唐梦琪的肚子,一脚狠狠踢了下去。“啊!”唐梦琪不停地往后踉跄,最后,腰部狠狠地撞到了书桌的一角,才停了下来。“啊!云帆!孩子......我们的孩子......”看到从唐梦琪白色的睡裙里淌出来的鲜艳的血色,沐云帆倏地侧头瞪向林子宜,眼里迸射出来的目光,仿佛刀片般,恨不得将林子宜片片凌迟。扬手,沐云帆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律师咨询朝林子宜甩了过去。“啪!”巴掌声响彻整个书房,一时愣住的林子宜在沐云帆巴掌的作用下,朝一侧倒去,“砰”的一声,头砸在了茶几上。“云帆,救我们的孩子,救我们的孩子......”完全不顾头部开始冒血的林子宜,律师咨询沐云帆大步走向唐梦琪,一把抱起她,朝书房外走去。林子宜看着眼前越来越模糊、最后消失不见的两道身影,眉心倏尔紧蹙,最后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失去了意识。

  • 上一篇:感悟爱情的心灵鸡汤,伤感走心,句句精辟!
  • 下一篇:15款造型独特的灯具 每款都惊艳到你
  •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