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571-89970623
Previous Next

“像防控疫情一样防控假货洼地”成各界代表委

时间:2020-05-29

“困难挑战越大,越要深化改革,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激发内生发展动力。”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提高科技创新支撑能力,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防控疫情期间,一些假冒伪劣物资扰乱市场秩序,危害人民群众人身安全,成为全民关注的热门话题。

“全社会需要像防控疫情一样防控假货洼地”,今年两会期间,引起了来自公安、市场监管、商务部门、医疗、法律、农村基层、技术创新等领域代表委员、行政执法人士、专家学者的共鸣,各界纷纷为彻底解决假货流窜、假货洼地治理问题建言献策。

“将社交电商等平台纳入统一监管,加大打击治理假货洼地的力度”,“净化市场,保护经济创新活力”,成为代表、委员们的共识。

有40年警龄的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全国人大代表郝世玲,刚从抗疫一线来京开两会。她说,疫情期间,包括公安机关在内的全国执法机关都在空前严打制售假口罩等疫情物资,但售假者和假货在社交电商平台隐匿逃窜,向对假货辨识度较低的广大农村地区倾销。

今年两会,郝世玲代表带来了《关于加大对制假售假行为打击力度的议案》,呼吁防控假货洼地。针对售假者在各个互联网平台流窜逃避打击的现象,郝世玲建议对各互联网平台一视同仁,避免形成假货洼地。

“像假口罩、假防护服,这种造假是非常危险的,一旦流入医院或者疾控部门,不但起不到防控的作用,相反还是传染源。”全国人大代表、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院长雷冬竹从专业领域向记者阐释假冒伪劣防疫物资的危害。在雷冬竹看来,假货洼地现象背后,诚信问题是核心。她呼吁建立一体化的诚信档案,将社交电商平台纳入统一监管。

连任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的杨莉来自于基层,被誉为“三农代言人”。她说,近年来,农村电商及电商扶贫迅猛发展,为脱贫致富打开了新门路,但随着社交电商的兴起,加之缺乏严格的政策法规监管,劣质低质低价产品鱼目混杂,真假难辨,犹如开闸放水一般涌入三四线城市及乡镇村消费市场。

在疫情期间,一些假口罩通过社交电商平台售卖,迷惑对假货辨识度较低的广大农村村民购买,“一些村民反映,买到的假口罩薄如蝉翼,气味刺鼻,投诉无门,口罩等假冒伪劣疫情物资严重危害到人民的生命健康安全。”杨莉说。

“社交电商平台绝不是法外之地,也要纳入监管。”杨莉认为,不管从电商行业发展,还是从政策层面考量,规范社交电商平台迫在眉睫。

全国政协委员孙昌隆,改革开放后首批考入清华计算机系,从事创新制造业30多年,对假冒伪劣深恶痛绝,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他提交打假提案,获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开回应。2020年孙昌隆进一步调研发现,一些可以通过熟人关系卖货的社交电商平台并未实际被纳入电商法监管,这些平台为了眼前利益打假不力,形成假货治理洼地、破坏公平的市场秩序,导致假货四处蔓延、消费者维权难、执法监管难。

孙昌隆委员建议,大的社交电商平台要加大投入研发技术打假,各地政府要将假货治理纳入常态化的政绩考评,一把手挂帅,从上至下整合资源、“一盘棋”合力治理,对各大平台一体化监管,制定统一的指导和监管标准,避免形成假货洼地。

抗疫一线的深圳市市场稽查局稽查处处长王向东表示,假货洼地的一个重要表现是,一些社交电商平台不公布商家的经营地和发货地等应该公示的信息,造成商家所在地监管部门无法有效监管,消费者也无法及时有效维权。实践上,越是公示清晰的平台,假货几率越小,投诉机制越畅通,就越容易得到有效的打击,越是信息不太公开,假货聚集的量就会越来越多,像滚雪球效应。

王向东认为,假货流窜现象值得高度重视,要像防控疫情一样防控假货洼地,否则,就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现象。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律协副会长方燕,全国政协委员、四川律协副会长李正国则更多从法治视角,提出了专业意见。李正国委员说,目前,《电子商务法》对社交平台销售货物这一领域没有作出明确规定,在今后电商法修改过程当中,应把这部分内容纳入修改范畴。方燕代表认为,应注意到《电子商务法》目前对监管假冒伪劣产品虽有规定,但执行细则和相关法律衔接还需加强,应加强普法教育、消费诚信教育,斩断假货的传播链。

作为归国华侨、浙江省侨联副主席,全国人大代表陈乃科今年带了16份建议参加两会,其中一条加大对假货洼地治理力度、净化市场保护经济创新活力的建议引人关注。

陈乃科是国和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结合自己多年的企业家经历,陈乃科表示,企业必须以诚信为本,以质量为先,以创新为驱动力,而拒绝假货、严打假货和制假售假行为,是为了保护正品的创新积极性。如果制假售假不被严惩,真正为社会创新提供活力的正规企业也就没了创新的动力。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重庆绿色智能技术研究院微纳制造与系统集成研究中心主任史浩飞也提出建议,加强知识产权刑事保护,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行为,降低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入刑标准和侵犯商业秘密罪定罪量刑标准,同时提高侵犯知识产权犯罪的罚金标准,以更好维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激励企业创新发展,促进市场经济健康发展。

“如果创新得不到保护,社会就不会有创造力”,陈乃科认为,像防控疫情一样防控假货洼地是一种有效措施,建议加大对假货洼地的治理力度,净化市场保护经济创新活力。对没有采取实际措施、不积极配合执法机关打假甚至包庇纵容假货的平台加强指导和监管,对线上线下各个销售渠道统一监管,出台措施让制售假者无法在各渠道之间流窜。

郝世玲指出,一直以来,中国高度重视假货治理和知识产权保护,在全球疫情的大背景下,像防控疫情一样防控假货洼地,是捍卫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大国形象的有力举措。

  • 上一篇:郑州中原区合同板块律师
  • 下一篇:“丝法通”来了!与专业律师当“网友” 在线解
  •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