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571-89970623
Previous Next

百亿老总猥亵9岁幼女判5年,请天价律师申请无罪

时间:2020-07-01

6月16日-17日,这个时隔一年的新城控股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9岁女童案,历经16个小时的庭审后,终于有了结果,判处有期徒刑5年,罪名是猥亵儿童罪。

而更让人如鲠在喉的是,这个曾是上海市政协委员、全国劳模的王振华,花了1200万请了知名律师提出上诉,发布了声明,称被害人方寻求网络曝光,对他们造成了舆论压力,并说,“我们寄希望于二审法院能做出公正的判决”。

其辩护律师理由是“王振华虽有嫖娼行为,但明确对幼女有防范意识,知道国家法律底线,坚决不能碰幼女。”

事情发生于2019年6月29日,一个长期吸毒并提供女性玩乐的中间人周燕芬,以去“上海迪士尼玩”的名义,将两个分别是9岁和12岁的女童,从江苏带到上海。

随后,周艳芬将两个女童带到了上海普陀区的万豪酒店,供给57岁的王振华“发生关系”。

最终,王振华选择留下了9岁女童,并在从酒店出来的10分钟后,给周燕芬转账10万元作为酬劳。

之后,女童因为下体剧痛,给在江苏的妈妈打电话哭诉,妈妈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马报警,上海警方迅速抓捕了犯罪嫌疑人王振华和周艳芬。

女童也进入了上海一家隶属于司法部的司法鉴定机构组织的验伤程序,由上海一名已有16年执业经验的妇产科医生进行检查。

医生、法医根据阴部血肿和阴道壁擦伤等证明,女童阴道撕裂伤是新鲜的破裂,属于轻伤二级。

即便面对铁证,王振华还是坚称自己没有猥亵女童,拒不认罪、不道歉,也不赔偿,只承认“有搂搂抱抱”。并说:“我作为长辈,不能抱抱孩子吗?”

第一次在警方的笔录上,王振华说自己根本没碰过这个女童;第二次在警方的笔录上,王振华说自己只是有抱过这个女孩;第三次在警方的笔录上,王振华说自己有把手放到女孩大腿上;第四次在警方的笔录上,王振华承认自己亲吻了女孩的脸,然后把这个女孩抱到大腿上了。

之后在法庭上,王振华还说是女童诬陷自己。其辩护律师陈有西出具了北京的两家司法鉴定机构、七位专家的意见,称女童的撕裂伤属于“陈旧性破裂”,说明这个9岁的女童之前有过性行为,与王振华无关。

不仅如此,王振华的辩护律师陈有西还说王振华一共和女童在房间只待了13分钟,在这13分钟里,头1分多钟王振华没有猥亵,后面有大约4分钟王振华在上厕所。其中还有大约3分钟,女童也证明王振华没有伤害他。

女童的辩护律师计时俊反问:猥亵罪有法定时间吗?用手指侵害女孩阴道,需要几分钟吗?

伤害一个人跟时间长短有什么关系呢?如果将陈有西放到只有男性监狱中,他就会知道5分钟能受到多大的伤害了

案发至今快一年了,根据女童辩护律师所描述,女童的精神完全被毁掉,并且拒绝接受心理治疗,看到心理医生就歇斯底里。

甚至,听到“上海”二字就会大哭不已。看到情侣手牵手,就会问妈妈:这个男的是不是坏人?

她的成绩也从先前的班级前十名变成倒数后两名。老师不知道在其身上发生的事情,就给家长写了封信,告知孩子近期学习情况。

反观王振华,去年事发时,其公司新城控股火速与其“切割”,删除了公司官网中关于他的照片和新闻,并连发公告,由其子王晓松接任董事长。

虽然,事发初期,新城控股遭遇股债双杀,多日暴跌。随后王振华也被撤销“江苏省劳动模范”“全国劳动模范”“上海政协委员”等称号,

2020年4月以来,王振华在收押状态中依然没有停止商业运作。他先后4次增持新城发展股份,目前持股68.02%。6月17日一审判决结果一出,新城控股股价直线拉升,截至当天收盘,王振华手中股票价值达到477亿元。

也就是说,过去一年中,王振华的财富增长了两百亿。相比于去年而言,他在中国富豪中的排名还上升了8位,目前是第58位。难怪可以一掷千万聘请豪华律师团队,为其颠倒黑白。

在公众对这5年量刑觉得过轻的时候,王振华及其两位律师却不满足于此,竟要进行无罪辩护,并且要求恢复其上海政协委员、全国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

虽然哪怕是坏人,也享有基本的尊严和诉讼权利,律师也有职责为被告人做无罪或罪轻辩护,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但是其律师陈有西和李肖霖刻意歪曲事实,抛出“嫖娼论”,将女童说成“卖淫女”,如果其辩护成功,王振华就只要接受治安处罚。

今年4月,一段6分钟的短片被媒体曝光,一名女孩自述“被烟台上市公司高管性侵四年”的事件随之成为舆论的中心。

从2016年起,女孩就和“养父”鲍毓明一起生活,3年时间里遭到多次性侵,其自述“第一次被性侵时刚满14周岁”。

当时的她并不懂自己被性侵,因为鲍毓明给李星星播放了未成年人性题材的影片,里面有很多爸爸、妈妈和孩子之间的色情场面。

鲍某明对她说:“你看大家都是这么做的,国外也是这么做的。别人家都是这样,只是没有告诉你而已。”

之后近3年她处于半失学状态,被鲍毓明软禁、洗脑,期间多次自杀未遂。去年4月她再次报警,结果也是无疾而终。

她再一次选择自杀,被救之后。医院检查结果显示,李星星患有重度抑郁症、重度创伤后应激(PTSD)、重度焦虑症,而且阴道损伤发炎。

之后在李律师的帮助下,才得以重新立案,然后立案之后,鲍毓明却消失了,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确实,毕竟他曾留学美国、曾获全国十佳总法律顾问、在多家知名公司担任法律顾问,精通法律的他气定神闲地说:“根据法律,我真是一点都不担心的。”

他太知道如何利用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还欲将性侵“洗白”成谈恋爱。这不就跟王振华一样吗?将猥亵说成是长辈正常的关爱。

其实,这些都不是个例,近几年也发生了很多猥亵儿童的案件,都导致了严重的后果,但判决都普遍较轻。

因为,法律对于幼童的保护太弱了。像王振华这种没有直接性器官接触的,只能定性为猥亵罪,最高判处5年有期徒刑。而法律中还规定了相关情节严重的,可从重处理,但是却没有罗列出相关情节指哪些,导致了不法分子钻空子。

而在其他国家,对这类案件则是从严处理。例如韩国对“以儿童为对象进行性犯罪”的初犯和重犯一律进行化学阉割,并对儿童、残疾人等社会弱势群体实施性犯罪者判处10年以上的重刑。

写今天这样一篇文章,是希望更多的人都能持续关注王振华、鲍毓明,热搜的“记忆”时间太短了,没有舆论的压力,他们很快就能继续逍遥法外。对恶人的宽容,就是对受害的幼女最大的残忍。

  • 上一篇:新婚姻法出台!农村这4种现象将愈发严重,剩男
  • 下一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最高人民
  •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