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571-89970623
Previous Next

验收合格证书作为质保金付款条件能否适用附条

时间:2020-04-26

在有关设备的买卖合同中,将货款支付与设备验收挂钩已成为常态。绝大多数设备买卖合同都会约定卖方提示付款时应当向买房提供发票、验收合格证书等文件作为支付余款的条件。也有合同约定验收合格后一定期限内支付剩余货款。

实践中,此等约定引发的纠纷大量存在,并且对此等约定的法律行为性质的界定和适用法律存在很大的出入。实践中较多的有这样几种认识和法律评判,一是简单严格依据合同约定,只要卖方不能提供验收合格证书,一律认定付款条件未成就,从而不支持卖方付款请求。

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2018)新民终350号民事判决认为一审法院关于“瑞霖丰公司未能充分证明该项目具备‘竣工验收合格并提交竣工验收报告和竣工结算报告’的付款条件。故对设计院提出付款条件尚未成就的抗辩理由,一审法院予以采纳。瑞霖丰公司主张剩余的验收款及质保金的诉讼请求,证据不足,一审法院不予支持。”“有事实依据。瑞霖丰公司可待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成就时,再行向设计院主张支付剩余合同价款。”

段内进行验收等合同义务及该等义务不予履行对当事人权益的影响没有深入分析。对于这种观点观点大多数人难以认可,如果这样,买方永远不签署合格证书,就意味着卖方永远拿不到剩余货款。显然不符合共公平原则,与公平公正的价值取向相冲突。虽然理论上卖方还可以重新起诉一起要求买方组织验收并签署合格证书的案件,就算得到法院支持,在长期使用后是否具备当初的验收条件及是否能够验收合格不得而知,就算验收合格,卖方还得再起诉一起支付剩余货款的案件。这样不仅大大增加了诉累和诉讼成本,而且实践中难以操作。

另一种裁判观点认为系附条件的法律行为,买房无正当理由故意拖延验收或故意不出具验收合格证书,视为条件成就,支持卖方付款请求。这种认识好像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并且司法实践中也有为数不少认同这种认识的判例。

例如甘肃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甘民二终字第79号民事判决认为“根据双方合同的约定,所有设备全部安装完毕经验收合格带电试运行一个月内,支付合同总金额的40%货款,剩余10%质保金,待质保期(一年)满后一月内付清,质保期自天工水电公司委托的监理工程师签发初步验收证书时起算。从双方履行合同的情况来看,到货的3台变压器在2012年8月下旬已完成安装调试并带电试运行,但一直未签发初步验收证书,另2台变压器因

天工水电公司2#厂房的迟延建设未能带电试运行,因此,付款条件的未成就与天工水电公司自身的原因有关,其客观地阻止了条件的成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五条二款‘当事人为自己的利益不正当地阻止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已成就;不正当地促成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不成就’的规定,应当视为付款的条件已成就,天工水电公司应承担逾期付款的法律责任,甘肃电力变压器厂请求支付剩余货款及违约损失的理由成立,请求应予支持。”

再如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吉民二终字第81号民事判决基于合同约定“余款在终验收合格后一年后需方支付合同总额的10%。”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条件。附生效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生效。附解除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失效。当事人为自己的利益不正当地阻止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已成就;不正当地促成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不成就。’该11份合同均约定支付每期货款的条件,现中聚公司未按约定组织终验收,属不当阻止条件成就,应视为该11份合同项下剩余货款付款条件成就。”

显然,该两份判决均将合同关于验收合格或验收合格证书均认定为附条件民事法行为的“条件”。

那么,究竟应当如何认识该等约定,就需要我们理论联系实际深入分析,明辨是否,为正确解决实践中的问题提供理论支撑。

《合同法》第45条第1款:“当事人对合同的效力可以约定附条件。附生效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生效,附解除条件的合同,自条件成就时失效。”《民法总则》第158条:“民事法律行为可以附条件,但是按照其性质不得附条件的除外。附生效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自条件成就时生效,附解除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自条件成就时失效。”

上述法律规定的“条件”如何理解,没有见到具体的立法和司法解释,所以只能寻求学理。

教科书中比较统一的认识认为,附条件法律行为的条件实质是当事人对民事法律行为所添加的限制,该限制使得法律效果的将来发生、消灭处于不确定状态。所以,法律行为经附条件后就处于一种不确定的状态。因此,附条件法律行为的条件指的是:“将来发生的、不确定的、约定的、合法的事实,否则,视为没有附条件。”如果不符合这些特征,则不构成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所以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的“条件”的必备特征可以总结为“未来性”、“不确定性”、“合意性”和“合法性”四个必备特性,缺一不可。

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的条件成就后,民事法行为方能发生效力,二者具有先后顺序关系。司法实践中,合同往往会约定某一民事法律行为之前的各种事实,在时间顺序上该等事实也在某一民事法律行为之前,因此,很容易将合同约定某一民事法律行为之前各种事实一律误认为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的“条件”。依据上述学理认识,下列事实不能作为民事法律行为所附条件。

1.受一方当事人控制的事实。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最重要的特征之一就是“不确定”性,而且这一不确定性必须是对当当事人双方来说都是不确定的。如果受一方当事人控制,对一方当事人来说是不确定的,但对另一方当事人来说是确定的,不存在不确定的问题。正因为如此,《民法总则》第159条“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当事人为自己的利益不正当地阻止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已成就;不正当地促成条件成就的,视为条件不成就”的规定,条件系不受一方当事人控制的事实为应有之义,如为一方当事人所控制,则不存在阻止或促成条件成就的问题,亦不存在条件的拟制效力的问题。例如,合同约定“买方内部请款流程完成之日起30日内付清货款”,买方是否完成内部请款流程,由其单方控制和实施,不属于法律规定的条件。

2.当事人的法定义务及法定有关事项审批程序。包括附随义务在内的法定义务及法定的政府对有关事项的审批,是法律规定当事人应当道循的义务,源于法律和行政法规的规定,约定不约定都必须进行,不属于当事人约定的范围。具有法定性,而不具有“合意性”,更不具有“不确定性”,不符合民事法律行为附条件的规定。

3.当事人的合同义务。合同约定的当事人的合同义务,是当事人应当履行的义务,不履行将构成违约,要承担违约责任,所以具有确定的。而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的条件具有不确定性,其未成就的结果是民事法行为不发生法律效力,并非承担违约责任,与合同义务有着完全不同的法律后果,本质上与约定的合同义务属于不同的范畴。不是法律上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的“条件”。

(三)组织验收及签署验收证书系当事人一方的合同义务,并非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的条件。

设备买卖合同中,对安装调试后的设备进行验收,是当事人双方必须进行程序,对买方来讲,验收是其基本权利。如果把验收与合同价款支付挂钩时,验收又是买方的义务。作为当事人的一项基本合同权利义务,正如上文所述,具有确定性,不具备上文所述的“不确定性”的特征。所以,组织验收及签署验收证书与合同价款挂钩的约定系当事人合同义务先后顺序及时间期限的约定,并非民法上的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

(一)经过分析合同约定的内容确为当事人合同义务先后顺序及时间期限的约定,并非民法上的附条件的民事法律行为时,就不应当适用民法总则和合同法关于附条件民事法律行为和附条件生效和解除合同的规定。

(二)不适格“条件”视为未附条件,依据合同关于所谓的“条件”的有关约定处理。比如以提供验收合格证书为付款条件约定,就应当依据合同关于验收条件、标准、程序、时间及怠于履行验收义务的后果的相关约定去进行法律评判。如果关于验收的该等内容约定不明,则应当按照《合同法》第61、62条有关合同漏洞填补规则处理。

  • 上一篇:律师观点:于汉超被开除不冤 造假行为影响俱乐
  • 下一篇:尹姓股民向ST保千发起索赔 李修蛟律师接单
  •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