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571-89970623
Previous Next

律师笔记:对影片《狩猎》的法律解读,更多地

时间:2020-05-03

我们生活在一个不安的世界里,就像影片中安静的树林里那几只觅食的梅花鹿,虽然时刻警觉周围的环境,但仍然无法躲避狩猎者的枪眼。

很多人是无辜的梅花鹿,很多人是“罪恶”的生产机器,尽管有的源头并非恶意,然而机器一旦开动,摧毁的力量不可阻挡。

谎言一旦在众人的口中流传,仅因为很多的嘴巴都在一开一合,便相信一开一合之下都是真实发生的事件。

男主卢卡斯是一个离异的中年男人,在小镇的托儿所工作。女主克拉儿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寄养于这家托儿所。

卢卡斯和克拉儿的父亲是最好的朋友,平时来往非常密切。克拉儿有点早熟,喜欢跟卢卡斯在一起。

有一次玩耍的时候,克拉儿跑去亲吻卢卡斯的嘴巴,卢卡斯提醒说,不应该这样,这种事只能发生在爸爸和妈妈之间。

克拉儿受到伤害,编造了一个谎言,指称卢卡斯对着她露出他的“小弟弟”,“很坚硬的”小弟弟,而且还叫她去抚摸。

她叫卢卡斯休假,然后报警、通知所有小孩的家长。他们都相信克拉儿的话,因为她只是一个孩子,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能说谎?即使警察将卢卡斯释放了,也不能证明“他没有做过那事儿”。

整个小镇的人都跟卢卡斯对立,好朋友绝交、女朋友动摇、超市不让进、宠物被勒死、窗户被砸碎……他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克拉儿无中生有的那件事,我们民间的习惯说法是“耍流氓”,避讳一点叫“不雅之举”,更严肃的称呼为“性骚扰”或“性侵犯”。

后者,应该是一种有法律意义的说法,所以,有人敢于不耻做出这样的行为,当然要负法律责任。就像我在上一篇文章提到的这叫“猥亵”,在国内要接受5-15天的行政拘留处罚;强制别人的,涉嫌刑事犯罪(强制猥亵罪),等着蹲大牢吧。

但是如果有人猥亵的是一个不满14周岁的儿童,没有强制,也是犯罪(猥亵儿童罪),就像剧中克拉儿的谎言:卢卡斯对着她露出他的“小弟弟”。

克拉儿是一个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她不用为她的谎言造成的后果承担法律责任。如果推迟几年会怎么样呢?

比如,在她年满16周岁的时候,她故意捏造虚构那种没有发生过的事实,并且在公共领域进行扩散,给卢卡斯的名誉造成严重损害,极大降低别人对他的社会评价,在我国这样的行为就有可能涉嫌“诽谤罪”,此罪卢卡斯要去亲自告诉,司法机关才会受理。

我们不去理会小女孩克拉儿的“告发”是否属实,当我们看到托儿所负责人得知有这种肮脏的事情发生时,她的警觉,她的重视,她的表态(无论如何不应该有这样的行为发生),我们是极为赞赏的。

应该承认,西方国家对“性骚扰”的敏感,以及相应的预防、惩罚和救济措施无疑走在我们国家前列。

小男孩的“小弟弟”被哪个叔叔摸了一把、捏了一下,小女孩的裙子被哪个大哥哥掀起来打了几下屁屁,跑回家里向父母告状,很多父母都将这样的行为当成鸡毛蒜皮的小事,甚至告诉小孩这是大人在表示“友好”。

克拉儿看到了卢卡斯受到伤害,她向妈妈作了澄清,但无济于事,因为所有人都深信孩子是纯真的,不会说谎。

就象克拉儿的母亲在女儿对她表示,她说的都是假话时,仍然相信:有人就是会这么做的。意思就是说卢卡斯并不例外,也会这么做。

因为这个社会确实存在恋童癖性侵犯的现象,克拉儿的母亲宁可冤枉他人,也不敢放松警惕。

克拉儿,一个孩子,她自己都搞不清楚她说出的谎话,对这个成人社会产生了多大的影响,它足以抹杀一个成年人在这个世界留下的所有美好的痕迹,也足以毁灭他的精神和信仰,这才是最可怕的。

克拉儿的父亲似乎也发现他的好朋友是冤枉的,他在女儿的床前说:“世界上有很多恶意,如果我们能相互支持,恶意自然会离去”。

所有人都以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然而在小镇的树林里,卢卡斯陪着儿子去狩猎,有人朝卢卡斯扣下了猎枪的扳机……

我无法忘记剧中的一幕,卢卡斯在教堂里睁着绝望的眼睛,抓起最亲密朋友的领口大喊:看我的眼睛,一无所有!

  • 上一篇:香港联手法律界抗疫出实招
  • 下一篇:任战敏律师《律师来了》:馅饼不从天上来,“
  •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