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571-89970623
Previous Next

包头案:律师团齐揭公检法黑暗腐败 执法人员挑

时间:2020-07-24

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社综合讯:“包头案”自7月2日庭前会议以来,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控辩审三方剧烈冲突,在中国社会和司法界引起人们极大的关注。辩护律师们齐心协力,对抗公检法的黑暗腐败。

▲2020年7月11日,内蒙古包头市稀土高新区法院,关于王永明涉黑案件的庭审现场,众多法警围攻对峙本案辩护人之一徐昕教授。(图片来源:网络)

此案审理过程的影响,已经超越了案件本身,代理律师与内蒙古包头市稀土高新区法院的冲突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据林云(化名)律师向记者透露,被告人代理律师团由16位律师组成,7月14日,辩护律师被迫解除委托,经由(被告人)家属同意由辩护律师改为控告律师,庭审暂告一段落。张庆(化名)律师透露,所有律师收到当局发出的“禁止接受外媒采访的通知函”。

林云律师表示,“3月16日,包头当地的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和当地的政法委、监察委,他们已经开过会议了。对这个案件定性,证据方面都已经达成了统一共识。也就是说,这个案件还没有开庭,他们已经判定了,庭审就是一个过场。这种现象在国内非常普遍。”

辩护律师徐昕是法律学者、法学教授和知名律师,他在网上发文表示,庭审是建立在不合法的基础上,审理的时间、地点都是不合法的。开庭后不让辩护律师说话,在核对当事人身份的时候,由于起诉书上的身份出现了大量的错误,辩护律师对这个法庭的合法性提出了意见。

同时,开庭之前,庭外有不明人员对律师大声辱骂。部分家属和旁听人员被阻止进入法庭旁听,法庭有240个座位,每天去旁听的人不超过10个,更不做庭审直播。

林云律师表示,检察院起诉书指控的违法事实和犯罪事实不区分,违法嫌疑人和犯罪嫌疑人不区分,就相当于被告人要自己去认领。这种情况,检察院需要变更起诉的,要对每个犯罪事实和嫌疑人进行区分。这些(乱象)导致了庭审冲突激烈。他表示,从开庭到休庭11天期间,法庭没有宣读起诉书,(这种情况)从1949年以来未见。

7月11日,“包头案”当事律师袭祥栋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与另外几位辩护律师,当庭举报公诉人李书耀收受被告人家属30万元,并要求在庭上播放李书耀向被告人家属索贿的录音证据。

徐昕律师在网上发表言论表示,本来审判长同意播放索贿录音,但是旁边的两个审判员阻止,后来辩护律师在庭上悄悄播放录音,当录音内容在法庭上响起时,法官非常紧张,急忙让法警上来抢夺辩护律师的电脑和麦克风。

合议庭坚决阻止辩护律师播放证据,审判长郝喜喜决定将辩护律师提出的线索移交纪检部门。

▲法警架起了警盾对峙代理律师,代理律师与内蒙古包头市稀土高新区法院的冲突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图片来源:网络)

7月11日下午,辩护律师当庭向法庭举报第二公诉人李书耀涉嫌向被告人家属索贿30万,并以此作为申请李书耀回避的理由。审判长先是同意了辩护人播放录音的请求,后在审判员的提醒下拒绝播放录音,并让法警紧急抢夺正在试图播放该录音的辩护人的电脑和麦克风。合议庭在未审查录音的情况下,反而允许李书耀继续坐在公诉席位上。

7月12日,高新区监委注意到网络上关于公诉人李书耀索贿的舆情后,曾电话通知代表律师协助调查。但当辩护人前往高新区监委后,却发现监委与检察院共同办公,且也参加了王永明案的“大三长”“小三长”会议。调查后,下午三点才赶回法庭,发现被举报的公诉人李书耀依然稳坐在公诉席上,即没有被高新区监委对李书耀索贿一事依然冷处理,也没有自行回避庭审。

7月14日上午,,合议庭驳回了辩护律师对李书耀和徐亚光回避的合法申请,而这个驳回是由检察长徐亚光本人亲自当庭建议法庭驳回回避申请宣读,理由:请客送礼是法定的回避理由,涉嫌受贿不是法定的回避理由。辩护律师表示,检察长居然可以对其本人的回避申请发表意见。

包头王永明案彻底引爆法律圈,成为全国热议的第一案件,是一段顾不得体面、穿着红内裤的律师,拿着手机向办案人员取证的视频。

7月14日,部分辩护律师住进了呼和浩特市的酒店,晚上8点多,包头市公安局东河区公安分局一群不明身份的警察夜奔200公里,通过非法查询律师入住酒店的信息,未经许可闯入酒店房间。要求律师退还律师费到公安的指定账户,并宣称“包头案”律师费是赃款。

▲包头警方异地深夜送通知,有律师只穿着一条红内裤,拿着手机向办案人员取证。(视频截图)

警察要求律师们签收所谓“通知函”,遭到拒绝。包头警方跨境非法查扣律师费的闹剧,引发了中国律师界的众怒。法律界人士纷纷发声痛批中国公检法的黑暗与腐败现象。

▲2020年7月14日,包头警方异地深夜闯入律师酒店房间给律师送通知函,并宣称“包头案”律师费是赃款。(图片来源:网络)

全国律协刑委会主任田文昌表示,将律师费作为赃款追缴和查扣的现象具有典型性,近年来时有发生。对此问题应引起重视,这种作法是对律师制度的破坏,如放任其蔓延,任何涉及财产犯罪的律师费都可能被列入追赃范围。应呼吁相关部门予以明令禁止。没有律师,就没有法治。破坏律师制度,就是破坏法治!究竟还要不要法治,这是大是大非问题,这才是真正的讲一讲政治!

▲2020年7月14日,包头警方异地深夜闯入律师酒店房间给律师送通知函,并宣称“包头案”律师费是赃款。(图片来源:网络)

林云律师表示,我们辩护律师感觉,当地警方、检察院和法院是为了阻止被告人家属请律师,要我们把费用退给公安指定的账户,他们这样是在变相阻止家属再聘请律师,因为这样家属没有钱再聘请第二批律师了。

▲统一白衬衫,黑裤子几名“群众”站到包头市人民检察院的门口,举着横幅,大喊让王永明黑恶团队辩护律师滚出包头。(图片来源:网络)

2020年7月15日,另一荒诞离奇的一幕在包头稀土高新检察院门口上演。一群着装整齐,统一白衬衫,黑裤子几名“群众”站到包头市人民检察院的门口,举着横幅,大喊让王永明黑恶团队辩护律师滚出包头。有网友评论说,“民间打横幅违法,官方没问题。”“没有被列为非法集会吗?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向往美国了”

而对这些在法庭内外发生的威胁、侮辱、诽谤律师等行为,法官、检察官不仅不及时制止、依法处置,反而加入到敌视与侮辱律师的行列,甚至在庭审中煽风点火。

当辩护律师要求法庭落实公开审判制度,解决200多个空余席位,仅允许十多个旁听者旁听的问题时,却遭到审判员刘丙辰的嘲讽:“整点干货,别整些奇技淫巧。”

▲律师要求法庭落实公开审判制度,解决200多个空余席位,仅允许十多个旁听者旁听的问题,在法庭上法警架起了警盾对峙律师(图片来源:网络)

徐昕律师在网上公开表示,“包头案”的审理过程中,法庭的违法行为不胜枚举。律师要发言被警告和训诫,导致控辩双方矛盾冲突越来越激烈。检察长、检察官助理和法警,当庭辱骂律师,甚至出现男法警打女被告人的情况,这是非常恶劣的事件。

“包头案”被告人王永明被当局控以“涉黑罪名”抓捕,王永明的妻子也被抓。王永明的女儿王然是一名美国海归女硕士,她放弃美国绿卡和优渥的生活工作环境回国,没想到回到了一个毫无法治的国家,几乎家破人亡。

王然说自己曾是海外“小粉红”,直到自己身在其中后,才明白自己被蒙蔽了。王然在网上表示,她所有的亲戚朋友们的银行卡在不明情况下都被冻结了,她认为是公安防止他们找律师而做的。

目前,张磊律师、刘金滨律师、张维玉律师、王万琼律师、冯延强律师、赵永林律师、游飞翥律师、王兴启律师、庞琨律师、徐晓明律师、金宏伟律师,关大力律师、周立新律师,屈华律师、葛永喜律师、赵青山律师等知名律师决定加入包头王永明案,包头案新一轮将在不日开始。

  • 上一篇:新冠疫情与世界格局
  • 下一篇:没有了
  •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