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律师:0571-89970623
Previous Next

如何看待刑法修正案草案拟修改,低龄未成年人

时间:2021-01-21

  今天(12月21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岳仲明在例行记者会上介绍,即将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的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三次审议稿经修改规定,低龄未成年人犯罪,虽未致人死亡,但属于“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情节恶劣的情形增加规定可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定于12月22日至26日举行。岳仲明介绍,此次会议继续审议的法律案有8件,提请本次常委会会议初次审议的法律案有8件。

  关于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三次审议稿,岳仲明介绍,2020年6月、10月常委会第二十次、第二十二次会议进行两次审议。根据常委会审议意见和各方面意见,三次审议稿作如下主要修改:

  一是,进一步完善低龄未成年人犯罪规定。草案二次审议稿规定,已满十二周岁不满十四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罪,致人死亡,情节恶劣的,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应当负刑事责任。有条件地对范围作微调,将虽未致人死亡,但属于“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情节恶劣的情形增加规定可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二是,与有关知识产权法律的修改进一步衔接,进一步完善刑法有关侵犯商标、著作权、商业秘密等犯罪规定,进一步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三是,完善冒名顶替犯罪规定,进一步明确和从重惩治组织、指使或者参与冒名顶替犯罪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四是,加大惩治污染环境犯罪,在草案提高污染环境罪法定刑的基础上,对一些加重情形的具体适用条件作修改,将“造成特别严重后果”修改为“情节特别严重”,包括的严重情形更广,进一步加大生态环境保护。

  新京报记者 沙雪良

  编辑 樊一婧 校对 陈荻雁

  这不就是为这个案子量身打造的吗。

  13岁少年为抢一部手机 泼汽油重度烧伤女教师(图)

  原标题:痛心!为抢一部手机,13岁少年泼汽油烧伤美丽女教师

  在四川省人民医院,23岁的女教师杨冬玲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接待前来看望她的亲友。今(9)日,她基本能够开口说话了。两个月前的一天晚上,在金川县县城一住宅院内,13岁的少年小武(化名)将一瓶汽油泼向回家途中的杨冬玲,掏出一个打火机,大火瞬间将杨冬玲包裹。小武被警方挡获后,称泼汽油纵火是为了抢一部手机,由于13岁的他不具有刑事责任能力,而当地目前也没有少管所等机构,回家之后的小武,由其父亲每天在家看守。

  夜晚回家被泼汽油 女教师被重度烧伤

  29日,四川省人民医院,23岁的女教师杨冬玲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保存到相册][保存到相册]

  6月13日晚上9点过,金川县毛日乡中心校老师杨冬玲在金川县城买了水果,走在回出租屋的路上。经过县城繁华的政府广场,进入住所院坝后,面前突然冲出来一名少年,对方将矿泉水瓶子里装的汽油泼在了她身上,杨冬玲明显感觉到了身上液体的冰凉。"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上就燃起来了。"在疼痛和呼救中,她昏厥在现场,纵火者趁机抢走了她的苹果手机。小区居民发现后,拨打了120。

  杨冬玲从金川县人民医院转到阿坝分区医院,又因病情加重于6月14日下午转往阿坝州人民医院,由于呼吸不畅做了气管切开手术,医生多次下了病危通知书,6月16日,她被转送至四川省人民医院,经过多次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

  据四川省人民医院医生称,杨冬玲烧伤程度达到Ⅲ度标准,并且有中度吸入性损伤,被诊断为特重度烧伤。目前杨冬玲已经完成了部分的植皮手术,面部、头部创面逐渐愈合,但她的前胸、后背、大腿、颈部等部位的深度烧伤必须经过不断的去掉死肉、再植皮修复手术才能恢复,且由于烧伤面积广而深,必须经历数次植皮手术,大部分的手指也因坏死,将可能被截掉。

  汽油是山轮车上偷的 纵火只为抢一部手机

  23岁的杨冬玲2014年从眉山师范学院毕业之后,回到老家阿坝州教书,他的朋友圈更新的与学生和朋友在一起的照片,终止在6月13日事发前。如今健康的身体已遍体鳞伤,甚至看不到原有的肤色。

  泼汽油纵火的,是金川县13岁少年小武,是当地一中学初一学生。

  在作案前,他在乡下看到一辆漏油的三轮车,于是用大的矿泉水瓶接了一瓶,"本来是想用来生火取暖的。"在与记者的电话中,小武的声音低沉。他说,因为带他一起耍的同伴让他给点钱,而自己又拿不出钱来,因此想到了抢劫。

  2被烧伤前的杨冬玲[保存到相册][保存到相册]

  6月13日晚上,小武抱着一瓶汽油出现在金川县人民政府广场附近,随后进入杨冬玲住的大院,在连续遇到两名男士不敢动手之后,他将汽油泼向了杨冬玲,并迅速打燃了火机。

  小武动作之迅速,让杨冬玲自称感觉汽油泼到身上就燃了。事发时正在和杨冬玲通电话的朋友肖东美告诉记者,她先是听到电话里传来了几声惨叫,一会儿便只听见风呼呼的声音,电话随机挂断,之后再拨打便是关机状态。

  不具有刑事责任能力 少年回家由父亲看守

  事发后两天,金川县警方将小武挡获。根据警方透露,小武在供述时确称泼汽油烧人是为了抢劫,由于看到杨冬玲是一女子,并且一边走一边打着电话,因此觉得很容易得手。这名13岁的少年因未达到承担刑事责任的年龄,在被警方挡获次日,就由其父亲带回了家。

  目前,小武父亲向杨冬玲支付了8万多元的治疗费用,由于远不及杨冬玲所有的治疗费用,杨的家人已经对小武父亲提起了诉讼。

  9日,记者电话联系上了小武的父亲,自从事发后,父子俩基本每天都在家中,"我已经两个月没做零工了,天天在家守他,否则又要跑出去惹事。"小武父亲说,5年前和妻子离异后,小武跟着他过,孩子去年上了初中,就开始喜欢往外面跑,去年还偷了奶奶几千元钱跑到成都玩,而在当地,几天不回家是常有的事,"每次出去,家里面就发动亲戚到处找,我拿他实在没办法。"小武父亲猜测,儿子在外面伙了一些同伴,被带坏了,在儿子抢劫之后,他甚至提出让警方将其送到少管所。金川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称,由于目前阿坝州没有少管所这样的机构,因此只能让孩子父亲看守好孩子,不过对方称,目前正在与当地政府联系,或将在9月份,将小武送到马尔康的一家收容教育机构。

  • 上一篇:解读《民法典》烟台市外办举办专题讲座
  • 下一篇:2020年重婚罪生了孩子判几年?重婚罪可以保释吗
  •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